位置:首页 > 社会 >

好课程 还需“顶层设计”(下)

作者:官网 | 发布时间:2018-12-23 15


编者按:课程设置是实现创设特色学校的重要途径,是组织特色教育教学活动的最主要依据。在《北京市实施教育部〈义务教育课程设置实验方案〉的课程计划(修订)》的大背景下,学校如何更好地设置课程,本报特邀北京教科院专家进行专业解读。本期阐述国家课程校本化的规范性。

所谓“国家课程校本化”,就是指学校根据国家和地区以及学校实际,尤其是师生的成长需求,通过选择、改编、整合、补充和拓展等方式,对国家课程和地方课程进行再加工再创造,使之更符合学生、学校和地区特点和需要而进行的教育教学活动。

这个概念的影响面较大,然而禁不住令人产生几点质疑:“国家课程校本化”与“地方课程”何干?学校或教师是否有权利、有能力、有实力对国家课程进行“选择、改编、整合、补充和拓展等方式”的“再加工再创造”?怎样保障被个体形态的学校(其实就是教师)“再加工再创造”之后国家课程的质量与规范?被学校或教师“选择、改编、整合、补充和拓展”后的课程,在实质上是否还算是国家课程,是否还是完整本原的国家课程体系,能达到国家课程原定的实施标准和效果吗?何以证明被个体形态的学校或教师“再加工再创造”之后的国家课程,就“更符合学生、学校和地区特点与需要”?被个体形态的学校或教师“再加工再创造”之前的国家课程,在权威性与科学性方面究竟是否靠得住?参与构建与研发国家课程的众多国内权威专家、学者的智慧与学术实力,跟个体形态的学校或教师的“再加工再创造”能力相比,究竟高下如何?既然被个体形态的学校或教师“再加工再创造”之后的国家课程才能“更符合学生、学校和地区特点和需要”,那么这些构建与研发国家课程的众多国内权威专家、学者,其智慧与学术实力的公信力和权威度究竟如何?假如此推理成立或者符合客观事实,则似乎国家课程的必要性和权威性将会面临着被质疑;或者课程改革的步伐不妨再大一些,干脆“国家课程和地方课程”全都改作校本课程了事,既节省了国家课程研发成本,又充分下放学校办学自主权,只是这样是否行得通?

由此,所谓“国家课程校本化”,实际操作层面上不排除其可能是一种擦边球式的人为制造、模糊空间的说辞,目的不外乎几种:以此作为擅自变更国家课程方案课时的一种挡箭牌、护身符;凸显学校课程建设改革探索的所谓“个性化”,作为对外宣传的噱头吸引眼球;挤出课时进行合法或不合法的其他安排,包括事实上的赶超教学进度、补课行为。更有甚者,提出了“国家课程的班本化、人本化”,难免有哗众取宠之嫌。

本文为全国教育科学“十二五”规划2012年度教育部规划课题“地方课程规划与管理研究”(FHB120466)的阶段性成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