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首页 > 美文 >

失眠与蚊子

作者:官网 | 发布时间:2018-12-25 07

蚊子在黑暗里飞,经过你耳朵,嗡嗡响。我曾经是名文学青年,知道有人在深夜里拍死过苍蝇,还把它写成了诗。我虽然没堕落到诗人那地步,但还是很讨厌今晚的蚊子。我必须打死它,不能让它吸我的血,还有黄雅玲的。黄雅玲是我老婆,就睡在我身边,已经发出了鼾声。打死一只蚊子,而且在深夜,当然是我们大老爷们的活。何况,我还醒着,想睡也睡不着。失眠症从半个月前开始困扰我,夜黑得越深,我越精神。我在夜里需要找点事做,今晚的蚊子往枪口上撞,无论如何,我不能放过它。开灯,起床,替黄雅玲掖掖被角,然后,寻觅蚊子的踪影。几次出击未遂,经过窗口,下意识地掀开一个角,看到对面楼上6楼的窗口,灯还亮着。那家的主人也许碰上了什么事,也许跟我一样,患了失眠症。城市很大,醒在夜里的人一定还有很多。醒着只是一种存在的状态,也许不需要理由,更与那只蚊子无关。蚊子还活着,不知道隐匿在哪儿。我还站在窗边,回头就能看到床上的女人。黄雅玲睡眠一向挺好,现在更是有了充足的理由成天赖在床上。

更多>>精品推举
更多>>最新图片新闻